新德里,2018年7月1日。

早上7时左右,老顾客们像往常一样到拉利特家的杂货店买牛奶,却吃了闭门羹。无论他们怎样叫门,都无人应答。

担心拉利特家出了什么事,老邻居古尔恰兰·辛格走到楼上–拉利特家就住在二楼。大门敞开着,辛格走进去,抬头看时,头皮发麻,差点瘫坐在地上–

拉利特家的大厅里,悬吊着一具又一具尸体。他们的眼睛和口鼻被蒙住,双手被绑在身后,身体似乎还在微微摇晃。

 尸体悬挂在大厅的天窗下。

这一令人毛骨悚然的案件,在不久前上线的纪录片《邪密满屋:印度家族集体死亡案》中得到了全方位的展现。在案件背后,还有令人深思的隐情。


 

“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犯罪现场”

拉利特家住在新德里远郊的布拉里镇桑特纳加尔街24号。那里的街道十分狭仄,只容得下一辆车通过。警方派出的运尸车和围观人群,很快把街道堵得水泄不通。

最早到现场的警察叫拉吉夫·托马尔。

7时18分,他赶到拉利特家的商铺,推开人群,顺着楼梯几步就蹿上二楼。血腥的现场,让当了17年警察的托马尔也倒吸一口凉气。”我从未见过这样的犯罪现场,真希望我永远没有看见那个场景。”他后来回忆。

警方最后确认,拉利特家上到七旬的老人,下到十几岁的孩子,4男7女共11口人无一幸免。

拉利特一家在这栋小楼里生活了超过20年。邻居们说,这家人从未和邻居红过脸。77岁的老人纳拉亚·德维是备受尊敬的长辈,拉利特和哥哥布瓦内什孝敬老人,待人和善。兄弟俩和姐姐都成了家,下一代5个孩子在一起长大。

店里的员工说,拉利特是个好老板,经常帮助自己。拉利特家的一个远房亲戚也表示,这家人并不存在与他人结仇的情况。”每次我去新德里,拉利特虽滴酒不沾,但都会带给我一瓶威士忌。”

警察很快公开了尸检报告:未在尸体上发现任何反抗和使用药物的证据,说明死者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死去的。

此外,拉利特一家的财务状况也很正常,没有财务纠纷。虽然死者家大门敞开,曾让警方怀疑有人入室作案,但警方最后给出结论,这家人是集体自杀。

·警方在现场办案。

人们并不认同这个结论。拉利特在老家还有个哥哥,他和其他亲戚也不满意”自杀”之说,认为拉利特一家毫无自杀理由。

就在出事前一个月,5个孩子里的女孩普里扬卡刚举行订婚仪式。死前一晚,她还在和堂兄讨论婚礼事宜,购置新婚用品。15岁的杜希恩手机还在充电,厨房的冰箱里放着尚未开封的鲜牛奶。死前数小时,拉利特甚至还在首饰店买了些金饰。

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人们,这家人第二天会像平时一样起床、生活。

这样的一家人,会集体自杀吗?